剑三all花

“别闹,小心摔下来。”
“反正你又不会让我摔下来。”

【紫金铃】除这远山只有你

★欠了你们快一年的车
★虽然这段不是车,但我保证接下来绝对是车

他看着雨中远山雨雾出神。浮玉山*的山雨又密又快连成一片,山中笼了一层朦胧雾纱看得不甚真切。青石板路一直延伸到竹树林中,直到那些竹叶树干掩住了才消失在眼前,那是下山的路。

        而紫薇软剑正撑着把浅蓝纸伞从那条青石板路的尽头走来,他踏在积了水的路面上激起水花和涟漪,然后寒玉金铃听见水花溅起和雨拍打在伞面声音。于是他撑起自己瘫在栏杆上的上身,然后看到那双木槿紫色的眸子里...

【霸花】随笔一写


        他声音低沉好听,时澈喜欢缠着他说话,他只应一声也能欢喜很久。柳景向来惯着他,他想听就一句句说给他听,说到口干舌燥也不想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自受了伤后柳景便不大喜欢说话,除非必要才会说几句,平日里更是没个响的。他伤了嗓子,说出的声音沙哑难听,怎么敢再开口。时澈也不再缠着他说话,往往是这万花一边说话一边用他仅剩三指的右手去抚柳景的脸庞,柳景就抱着他、看着他、吻着他,两人这样就能过上一天。他们不再是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,棱角被时间...

我相信,霸花终有一天会登上武林之巅

霸花了解一下?

【all金】这是我第二次被抓包

★金第一人称

★全员宠金

★OOC以及全员崩坏可能有

那时阳光正好,我看着你你看着我,你笑颜如花,脸黑如炭。我微微启唇想喊出什么,却在看见你的眼睛时,想起……你不是银爵。

还是熟悉的坐位熟悉的房间,不是熟悉的人熟悉的本子。我现在只想嘉德罗斯和格瑞赶快回来救我!

且说那时我于画本上提笔落痕、指点江山,一只手落在我的肩膀上,耳旁温柔声线轻问:“金,你在画什么?”我娇躯一震,菊花一紧——是安迷修!我知道他肯定是看到我在画什么了,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我动作僵硬地扭头看他,于是如开头你们所见……我当时可能是傻的我竟然还在想我的各类本子又要不保了,我要怎么拯救我的本子???

傻的,没救了。

“啊...

【all金】这是我第一次被抓包

★脑洞停不下来
★金第一人称
★全员宠金
★OOC以及全员崩坏可能有

相比有人对我说凹凸学院前十大佬对我有什么不可描述的心思,我更沉迷于与凯莉、艾比和安莉洁一同酱酱酿酿前十的爱恨情仇。

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,但是我无法在前十那群大佬里看到任何的影子,就连凯莉和安莉洁都无法避免。

“呵,本小姐才不会吃底层动物才吃的雷安,安雷才是王道!”

“什么安雷,就是个【哔——】!普天之下没有比雷安更好吃的cp了!”

大概是口味不同,凯莉更喜欢纯情攻和骚气受,但是安莉洁则更喜欢霸道攻和纯情受……所以这俩日常相见就是掐cp。不过我无所谓,我是杂食,食物链的最顶端。【邪魅狂狷的笑容.JPG】

不过她俩都不吃雷...

© Yarisakfter-095 | Powered by LOFTER